张掖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中国500强绩效指标首超美国 比重进一步升高
http://rchenfakai.cn  2020/3/24 2:09:42  

  5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的2009中国企业500强在杭州出炉。报告显示,2009年中国企业500强的相对规模进一步扩张,经营绩效指标不仅有效地缩小了与世界500强的差距,而且首次超过美国企业500强。

  一方面,中国企业在世界企业500强中的比重进一步升高。我国入围企业的数量和营业收入占世界企业500强的份额分别为6.8%和6.24%,比上年提高1.6和1.7个百分点。中国入围企业的利润在世界500强中所占份额高达11.4%,比上年提高5.1个百分点,这改变了以往中国企业盈利能力不佳的形象。在世界企业500强的51个行业中,34家中国500强企业分布于其中的15个行业,比上年增加了3个行业。

  另一方面,经营绩效首超世界和美国企业500强。报告显示,2009美国企业500强净利润仅为989亿美元,较上年大幅缩水84.67%,创下该榜单问世50多年来的最糟糕纪录。2009中国企业500强净利润折合成美元为1706亿美元。中国企业500强收入利润率为4.7%、世界企业500强为3.27%,美国企业500强的收入利润率在金融危机的重创下降为0.9%;中国企业500强净资产收益率为8.92%,世界企业500强为8.23%,美国企业500强为2.30%。

  专家认为,中国企业500强绩效指标超过美国企业500强,而且净利润总量超过美国500强700多亿美元,说明在国际金融危机深度发展的形势下,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大企业受到的冲击远远大于中国500强企业。

  中国500强企业呈现三大特点

  “2009中国500强企业的发展与前几年‘单边飘红\\’的特点有所不同,今年呈现出三大特点:一是规模继续扩张,但增长势头有所放缓;二是利润出现明显下滑,许多经营指标都有下跌;三是资本密集程度进一步提升,劳动生产率有所提高。”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缪荣博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缪荣说,分析今年的中国500强企业,可以明显发现,营业收入增长势头有所放缓,入围门槛提高幅度下降。2009中国企业500强的营业收入总额达到26万亿元,比上年提高了19.7%,但增速比上年降低5.3个百分点。中国企业500强的入围门槛从上年的93.1亿元上升为105.4亿元,入围门槛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比上年增长13.21%,但增速比上年大降15.69个百分点。

另一个明显特点是,企业净利润出现下降,经济绩效有一定的下滑。他说,2009中国500强企业在规模扩张的同时,净利润出现下降,这一点与2008中国500强企业的利润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有“天壤之别”。其中,2009中国企业500强共实现净利润1.21万亿元,比上年下降13.23%,增速比上年陡降87.43个百分点;同时,2009中国企业500强的收入利润率为4.7%,比上年降低1.7个百分点;净资产收益率为8.92%,比上年降低3.28个百分点。

此外,资本密集程度进一步提升,劳动生产率有所提高。数据显示,2009中国企业500强的人均资产为284万元,比上年增加了39.5万元;制造业企业500强人均资产为110.00万元,比上年增加了8万元;服务业企业500强人均资产为540.63万元,比上年增加了101万元。缪荣认为,大企业成长的资本密集程度不断提高反映出我国仍处于工业化后期的资本深化阶段。

劳动生产率方面,也有较为明显的提高。2009中国企业500强人均营业收入为98.2万元,比上年增加了9.1万元;制造业企业500强人均营业收入为123.00万元,比上年增加了17万元;服务业企业500强人均营业收入为96.43万元,比增加了14万元。

专家认为:

500强更像500大中国企业喜中有忧

2009中国企业500强报告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今年的500强企业多项经营绩效指标超过美国500强。但专家同时坦言,我国的500强企业更像500大,中高新技术企业、新兴能源企业少,产品形成国际品牌的很少,而能够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跨国集团也很少。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胡迟说,在欣喜于大企业成长的同时,必须指出,进入中国企业500强的许多大企业事实上仍然是“大”而不“强”,其“爆炸式”发展更多的是受益于宏观经济高速增长的“水涨船高”式成长,绝大部分企业的发展与宏观经济周期密切相关。企业自身内在的成长能力并未同步提升,缺少核心竞争能力,企业抗击外界扰动的能力还较弱。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表示:“客观地讲,500强更像500大,企业不仅要做大,更重要的是要做强,强而不大,没有足够的影响力,但不至于垮;大而不强,迟早要垮,垮得影响也会足够大。”

记者了解到,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我国少数几个行业都出现了“全行业亏损”局面,包括铁路运输业、民航运输业、电力生产业;其中铁路业共有16家铁路局进入2009中国企业500强,却有12家亏损,行业亏损额达到193亿元;民航业有6家企业进入500强,却仅有海航和深圳航空两家企业盈利,行业亏损额达到145亿元;电力生产业有10家企业进入500强,前五大发电企业全部亏损,行业亏损额达到240亿元。

而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国钢铁工业在2008年9月至2009年5月的半年间也出现了全行业亏损。此外,一些2008年中国500强企业也跌出2009年排行榜,一些国内知名企业出现亏损局面,2008年进入世界500强的联想集团也跌出2009年的世界500强名单。

仔细分析中国企业500强,还可以发现,多数企业跨国经营能力较弱。胡迟告诉记者,2009中国企业500强共有220家企业填写了“海外收入”数据,其中前100位企业的平均国际化程度(海外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为35.2%,但是企业间国际化程度差别极大,其中国际化程度介于50%-100%之间的有9家,占9%;介于30%-50%的有5家,占5%;介于10%-30%的有30家,占30%;低于10%的有56家,占56%。国际化程度在30%以下的企业占86%。这说明我国大多数大企业的主要目标市场都在国内,大多数企业尚未走出国门,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资源配置。

记者发现,中国企业500强中,六成多是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不少企业的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靠的是行业红利、资源红利和政策红利,而不是管理红利。

对此,胡迟指出,我国企业发展还面临诸多体制机制性障碍。比如,我国不同所有制企业之间存在体制性的不平等竞争现象。这表现在:部分大型国有企业继续在若干领域实施垄断经营,民营企业尽管有“非公三十六条”支持,但依然面临很高的市场准入障碍;国有企业可以从产业振兴规划等产业政策中得到较多的政府支持和补贴,而民营企业则很难享受到这一待遇;国有企业在投资、技术创新、并购等方面都能得到体制内的支持等等。

国企占据榜单前列民企实力较弱

纵观整个中国企业500强的榜单,会发现排名领先的都是大型国有垄断型企业,前40名全部为国有企业。其中,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占据了前五名的位置。

“从短期来看,中国500强的格局和位次很难发生改变,大型国有垄断性企业肯定会占主导,这和中国目前的市场竞争格局是相适应的。这样的格局也反映出中国目前市场竞争环境还有待于改进,市场化改革还有待于推进。”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高辉清说。

高辉清指出,金融危机爆发后,各国政府普遍出手干预经济,“国进民退”在某种程度上是普遍现象,美国也是。虽然中国的大型国有垄断性企业占据榜首具有合理性,但政府仍然不应该忽视民营企业的发展与壮大。

与国有企业对照的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则实力相对较弱,无法与这些大型国有垄断型企业抗衡,排名位置明显靠后。排名最为靠前的民营企业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它的名次也只是排在了第44位。

高辉清认为,看看美国的500强榜单,排在前面的一般都是市场竞争能力特别强的企业,十分具有活力。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也应该下大力气培养这样的企业和领域,从而催生国际一流的既大又强的本土企业。

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中国总裁熊晓鸽认为,从500强的构成看,中国经济结构还需要长期调整。

他作了一番比较,美国前10位最赚钱的企业中有5家是IT企业,而中国500强前十名中,有6家是银行。“这说明中国企业还需要将IT与制造业相结合,同时中国也需要减少企业使用资金的成本。”

高辉清表示,四万亿投资给了国有企业很大的好处,但对民间投资产生了一定的挤出效应。实际上,民营企业更应该得到政府的扶持,政府应该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垄断领域和行业,让市场充分竞争,同时,还应该在全社会推广一种创新性的文化好制度,这样才能会有伟大的真正的500强企业诞生。

他指出,虽然2009中国企业500强的相对规模进一步扩张,且经营绩效指标首次超过世界和美国企业500强,但总的来说,中国企业还是普遍受益于整个国家的市场环境,即中国经济受金融危机的冲击小一点。同时,中国政府庞大的经济刺激方案也给了中国企业很大的帮助。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执行副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基铭也提醒,在金融危机中,相比之下,美国企业500强、世界企业500强受到的冲击要明显大于中国企业500强。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中国企业500强的综合竞争力有了实质性的提高,而是中国企业的政策环境、国内市场环境比较好。

“与世界级大企业相比,中国大企业成长的历史还比较短,在资源配置、创新能力、国际化经营、商业模式、企业文化等方面,还存在相当的差距,”王基铭强调,“对此我们必须要有科学的分析和客观、正确的估计。”

(本组稿件均由本报记者李佳鹏陈伟实习生郑文刚采写)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相关阅读:
吉三代 http://ask.39.net/question/57577590.html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